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染色体,小猪佩奇动画片全集,nex

admin 0

自从《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诞生之后,自定义主角qqzhibo姓名这个概念开始走入了玩家的视野里,而无论是单机游戏还是网络游戏,那些年少时候的我们总会给自己冠上一些自认为非常帅气的游戏ID,但是伴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现在回首过去,我们似乎都不太愿意提起那些“羞耻”与“中二”的游戏ID。

于是,我们想和你聊一聊,聊聊那些你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游戏ID是什么?

银河正义使者:

其实了解到自己的ID并没有想象中的帅气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有的时候不仅需要漫长的时间,更加需要一个契机。

我在半大不小的时候沉迷过一段时间网络游戏,《征途》、《永恒之塔》、《完美世界》、《天龙八部》等等都有过尝试,但是印象最为深刻的永远是我玩的第一款网络游戏——《魔域》。

《魔域》——图源网络,实在找不到自己以前的图了,但是依然记得自己刷出“飞天斩”的快乐

那个时候的我,对于起名字这件事情有着某种莫名的执念,且不论“黑暗”和“死亡”这样自带阴森气场的词汇,最差里面也得有个“神”或者“魔”这样代表我冷峻帅气的字眼,而这样独特的审美导致的结果就是每一次我取的名字都与“漆黑烈焰的魔法使摩托车车技360摆尾”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在《魔域》的角色创建界面我纠结了半个小时,最终敲下了“死神”这个酷炫狂拽屌炸天的名字,当时我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暖心话题瓶了我顶着“死神”二字在游戏中大开杀戒的模样,但很明显的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怎么了解网络游戏,这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这种酷炫狂拽drix9屌炸天的二字名字压根轮不到我来取,另一方面则是就算我啊用力有着如此令人艳羡的名字也不能轻易地在游戏中大开杀戒,绝大部分时间我都被人开杀戒的那个。

既然“死神”这么酷炫狂拽屌炸天的名字用不成,那么应该会考虑换一个别的名字试试,但那时的我比较执拗,觉得自己的本命ID就是“死神”了,于是我开始在名字后面加上字母,首选的自然是非常帅气的“X”,至于为什么“X”比别的字母高上一头,我到现在也还没想明白。不过可惜的是“死神X”也提前被人占用了,于是我依次在后面加上了我内心深处第二帅气与第三帅气的字母“S”与“A”,最终“死神XSA”成为了我网络游戏生涯的第一个名字,并且在之后非常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此为荣。

在那之后又过了许久,我才意识到“死神XSA”这个ID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令人艳羡,但那是别的故事了,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说道说道。

不过说句实话,这个毛病我到现在也还没改过来,你看,我现在的ID依旧那么酷炫狂拽屌炸天。

海涅:

“帅酷飙车王”算不算?我对ID这事没什么羞耻心,你要想看我现在就能当着大家的面登录《QQ飞车》给你们看看。

我的第一个中文ID“水果肉铺”这事你们也知道,关于《冒险岛》的那个故事我在往期周话中写过,时至今日我仍觉得这些ID都酷毙了,反而是现在用的Haine相当Low,但也没办法,打比赛那会还不允许游戏使用中文ID,早期很多游戏也不支持中文,我是一个ID用到死的那种人,所以暂且还是用着这个。

值得注意的是此Haine非彼Heine,和写诗的那位在读法上略有不同。 飞翔石家庄

再多想想,曾经在一段感情中还使用过“汪明朗”这个ID,另一个玉和情女孩叫“阳光”。时间点在“水果肉铺”之后,我这地方刚恢复网络的时候。弄丢了关于染色体,小猪佩奇动画片全集,nex“水果肉铺”一切的我开始回归互联网并适应崭新的生活,刚升学不久的我正好借此认识了一个女孩,就有了这个ID。

但我们也并没有人如其名,那个年纪还比较盛行萎靡、颓废,我俩也不过是成对的废狗互相寄托了些期愿,又谁都不愿意改变,白天上学,晚上互相倒垃圾,久而久之相互积压的负能量压垮了这段感情,就没了。不过谁也没提ID这一茬,就这么得过且过,有人问起这事会回答“不常用社交工具,谁在意呢?懒,算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同样这么高格罗斯想,反正很默契的大家都没改。

就这样维持了两年左右,身边的朋友也都默认了这事闭口不提,偶推拉电磁铁尔会有联系较少的朋友多年未见隔着马路喊一声“明朗在这”,也没有解释过,真不在意这事,偷空看一眼QQ,异世剑祖这家伙也还叫“阳光”邵萱,会不会也有同样被这名字唤过的尴尬,或者她真的忘了这回事。

有一天参加某平野早矢香游戏的城市争霸赛,规格很高,要求很多,选手要提供QQ号以作备注,方便统一管理,主办方希望选手们能将QQ和比赛ID统一,省去点麻烦,方便解说方便摇人,我没多想就改了。

打完比赛拿了个赛区冠军,吃完庆功宴晚上躺床上玩手机,瞅了一眼QQ,她也改了。

读书那会真是什么矫情话都想得出来。

卜鲁SHI:

作为编辑部里的低幼担当,我又不由得想到了这一款历史也还算悠久的儿童页游。作宰杀肉畜为我玩过的第一款多人在线游戏,我的第一个羞耻ID自然也就出自这里。

为了获得图片素材,我再一次来到了这个久违的地方,上图是我的战队基地,至于为什么非要来到战队基地,那是因为,我的ID代表着这个我一手创立的战队。身为战队的队长,我必须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当时的我12岁,正是星座流行的时候,于是,我的名字一定要以“双子”为主题;但作为一个足智多谋的战队领导者,我又必须还要显得霸气一些。总之,在这些要素的堆叠之下,这个光芒万丈的ID诞生了:双子魔-智

由于当时我的实力还算可以,又常常活跃在游戏上,所以战队发展的速度还算迅速,在我的号召下,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一些队员们为了表示忠心,也修改了自己的ID。尽管现在有很多队员已经改掉了当时的ID或是退出了战队,不过我还是能从仅存的队友中找到一些至今未改的名字,喏……

一个人羞耻或许没什么,带着一群人一起羞耻,才是最棒的!请记住啊用力的曾经摆脱不掉的称号!双子……算了,真的好羞耻。

小黑麦:

这个话题问的笔者猝不及防。回想起当初起游戏ID时,那些在如今显得高大上的部分全部被无情抛弃。那个时候「中二」这个概念无从谈起,只是知道「哇,这个好酷」、「天呐这个ID,你让给我吧!」……诸如此类的感慨。

由于受到日漫和动画的影响,ID大多数被游戏角色全方位覆盖,想到「我的心,我的心,是那光能使者变幻魔法,变幻魔法……」就想到了名叫「超级光能使者」的ID;想到「好想化作一只蝴蝶,乘着微风振翅高飞……」就想到了名叫「旋风冲锋」的ID;想到「一根藤上七朵花 风吹雨打 都不怕 啦啦啦啦」就想到了名叫「金刚葫芦娃」的ID……这些承载着童年记忆的ID已经忘记存在于哪个具体的游戏中了。

童年欢乐多,青春一去不复返。

沼雀:

我和各位分享的是我初势利鬼吴生中刚玩《英雄联盟》时起的ID:XXX索斯,因为现在仍然在使用所以中间的屏蔽掉,当时痴迷于希腊神话,觉得里面的人名字很酷,有一位叫做奥德修斯的英雄我很中意,再加上LOL当时一堆英雄又让我想到了《奥德赛》,于是年少轻狂的我头微微一铁起了XXX索斯,这个ID一直保留到了高中弃坑《英雄联盟》,我本以为那会成为历史,但没有想到,这个ID却在大学焕发出了光彩……

那时开学不久,几个朋友决定去网吧开黑打《英雄联盟》,此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直到要加好友时小伙伴问我ID叫什么,我才不得不面对过去的黑历史。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我一本正经给朋友说:你告诉我你的ID吧,我加你。他说他的ID不好打,我看了一眼确实有很多特古龙之陨殊符号,于是我问他要不我把我的ID发给你,他说行。我哪知道那位朋友有看字一定要读出来的习惯,我就听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了“XXX索斯”,场面堪比公开处刑……

从那以后,大学期间每次开黑他们会这样说:来,XXX索斯,撸一把!XXX索斯要不你辅助?并且只要谈及和《英雄联盟》有关的话题,室友就会称呼我“XXX索斯”,这个ID从大一陪伴我到了大四,鬼知道为什么直到毕业我都没改ID,但我很清楚自己不爱玩《英雄联盟》是有原因的……

我并不好吃:

曾经玩国产MMO的时候取过一些比较中二气息的ID,倒也没有不愿意回想起来。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ID叫“鬼手”,取这个ID是因为看过的书里面描写了一个技艺高超的手艺人,外号就叫这个。那时候一起玩的人在YY里都喊我“鬼爪子”。到今天还和其中一部分人保持着联系,可以说没有这批曾经的伙伴,我现在就不会在游戏相关的行业

现在我取ID的习惯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我现在会选择取一些符合游戏世界观的ID,因为这样还被朋友吐槽过,说我的ID就像是NPC一样。

嘉言:

在我试图回想起来曾经的黑历史时,记忆力总是格外的差,我想应该是大脑本能的在抗拒它。

其他游戏里的我貌似没啥特别的名字,倒是《地下城与勇士》里搞了不少幺蛾子,虽然现在A了好久了,但回忆起来还是挺感慨的。

DNF里我玩了很多个角色,有些是嫌麻烦脸滚键盘取的,比如“啊奸商纠纷”,分别对应键盘上的ajsjf,按平常打字习惯比较容易按到的几个字母,现在的我就非常“鄙视”这种偷懒的行为,ID都懒得取吗?(指我自己)

中二的也有,大概能算得上ID。比如DNF新职业男法刚出那段时间,我曾为DNF冰结师贴吧创作了一整套头衔,就是头像等级旁边那个称号,从一级到十几级各有不同。我以“冰”字为核心,诌了十几个名字,比如“冰雨倾城”、“霜冰之灵”、“冰皇”之类的中二称号,就这么参与了头衔竞选。

估计是这中二裴明浩味对了男法同僚们的胃口,这套头衔以高票数当选,成了冰结师贴吧的第一套头衔。

当时看到贴吧里所有人顶着我编的中二称号,那感觉挺酸爽的。宠着你玖叁

当然附带QAQ这种卖萌字符的ID我也取过,不过确实想不起来了。

以上。

以上就是原创组的各位编辑们对这次话题的看法,当然,您一定也有您自己的看法,我们欢迎您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如企迈云商果出现了意见相左,我们也会在评论区和您展开激情battle。

感谢观看,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假期,我们下周再见。